個可買 個可買
11月 01, 2021

心靈健康 Mental health ›  


飄盪在湖心的我們--給精神疾患家屬的備忘錄

照顧者不心累 家屬社群陪你

今天諮商心理師節演講後,不斷想起當初離開醫院前跟社工伙伴們的討論,以及一個個在專業生涯中相遇的家庭。精神危機/疾患一直都是所有家庭議題中重中之重,隨著病程起伏、各種不同的疾病特性,持續帶來各種不確定性與新的挑戰,無論是父母、伴侶、手足、兒女都會有五花八門的衝擊。​

 

所以我談「安神」,意思是面對各種掉出常軌的家庭生活經驗,惶惶不可終日大概是可以預期的,但這場照顧可是漫長的馬拉松,養精蓄銳、謀定而後動、隨時跟著變動調整步伐是最理想的狀態,但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有許多能力需要持續堆疊累積才有辦法在變化多端的處境中安在。​

 

接著我提到「遊戲三昧」的概念,這是我在某一次社工論壇中聽見德利分享的概念。確實,如果我們太過於執著什麼是最完美、最好的解方、最佳的結果,我想照顧過程絕對是充滿挫折與絕望的,具有彈性、帶有點距離跟幽默,享受在怪怪的、想像的、不一定有理性邏輯的互動關係中玩耍一下,同時時時留意家人的狀態變化會自在許多。

 

最後我說的是「不控制的控制感」,邀請家屬依然盡可能對於精神疾病各種可能性、治療方法、社會支持多多了解涉獵,修正自己的期待並在穩定時試著允許家人能有自由發展的空間,放掉不合理的想像、跟著此刻的關係震盪搖擺。理解自己的責任與限制,隨時放棄找各種資源、找有經驗的照顧者們聊聊(推薦各地康復之友協會、家連家、甘草園、心生活、新竹精神健康協會⋯等家屬協力團體),給自己一些其他生活面向的空間,反而會長出一種更落地、踏實的控制感。

 

然而說總是比做簡單許多,精神疾病的難與苦,不足與外人道,內部的衝突、張力、緊繃、糾結、矛盾、困惑一個也少不了,無論家庭的社經地位、教育水準。作為專業人員,只能在旁守候,但希望不見得談得上做堅實的後盾,至少不要只是給家人很多指指點點與苛責。最後引述一段《背離親緣》中的話分享給大家,希望大家面對精神疾患家庭時,可以試著去體會那種複雜的心情:​

「每個家庭都會面對不同的困難,卻仍舊努力以愛來跨越鴻溝,並且幾乎都能從任何挑戰中找到希望的訊息,以及成長或獲得智慧的機會。某些時候,思覺失調症以及相關的精神疾病可能也適用。然而,思覺失調或許自成一格,本身就是無償的傷痛,得不到回報。​

 

聽障有豐富的文化;侏儒症以美國小個子為中心,獲得許多能量;許多唐氏症孩子天性極為善良可愛;自閉症倡權團體的自我實現。上述種種,卻不曾真正出現在思覺失調症的世界裡,即便有以瘋狂為榮的運動亦然。某些帶來問題的疾病同時會帶來豐富的認同,人們因而遲疑是否該加以治療,但思覺失調症卻幾乎無論如何都亟需治療。我在研究過程中遇到許多了不起得父母,如果沒有思覺失調症,他們和孩子都會過得更好。在我看來,他們所受的苦似乎永無止境,而且罕見地結不出果實。」——安德魯 · 索羅門​

 

時時提醒我自己、專業工作者與醫療從業人員們,即便無法、無能力幫助、無空間聆聽或承接,也至少不要扯後腿。

 

體驗人體工學

郝柏瑋 諮商心理師
郝柏瑋 諮商心理師

作者


其他人也看了

  • 新冠肺炎康復後,小心後遺症
    新冠肺炎康復後,小心後遺症

    許多新冠肺炎的患者在康復後,仍有深受後遺症所苦,這主要是因為在感染期間病毒可能會攻擊肺部組織,導致肺纖維化,此外也會影響其他器官系統,造成心血管、神經、免疫、凝血、腦部等器官系統受損,而且在治療期間可能有插管、缺氧、嚴重感染、長期臥床等情況

  • 失戀的悲傷洋蔥--為什麼這麼痛苦呢
    失戀的悲傷洋蔥--為什麼這麼痛苦呢

    悲傷的失戀洋蔥卻好像不只是這麼單純,失戀或關係的失落,會讓我們感受到無比的痛苦,是因為夾雜著許多複雜的情緒,不單單只是失去一段關係而已,就像洋蔥一般一層又一層,又像毛線團彼此糾纏在一起。有時候墜入的不僅僅只是「失戀」的痛楚,而是不同層次的悲

  • 近端脛腓關節 錯位,前十字韌帶術後常被忽略的重點!
    近端脛腓關節 錯位,前十字韌帶術後常被忽略的重點!

    人體肌筋膜系統當中的「側線」與「螺旋線」會通過這個關節, 這兩條「線」對人體的站立、行走、跳躍等活動都非常重要。若「近端脛腓關節」不在正確的位置上,就可能會影響肌筋膜系統力量的正常傳遞,導致慢性的活動功能限制。......


體驗人體工學


體驗人體工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