個可買 個可買
10月 18, 2021

心靈健康 Mental health ›  


痛苦只能以痛苦為食,無法享用喜悅。

與苦保持距離 思考為什麼痛 

 

因為工作的關係讓我有機會聽到很多的受苦經驗,人很有趣,總是在人前光鮮亮麗,但人後的心酸寧願獨自承受、心裡淌著血,但這樣的孤獨卻讓痛苦更加難以承受。雖然念了心理學好多年,但對於人生的無解與無窮無盡的苦,一方面無能為力並沈重著;另一方面卻總是被拓展,看到人的可能性與潛力。

我在幾個近身觀察經驗裡頭體會到一件事情:痛苦跟傷時常相伴,但與傷不同的是,痛苦總是具有歷史性的。第一次的傷會痛,但不會苦,但多次的傷就不只會痛,還會苦。這也是為什麼此時此刻那麼重要,因為專注於當下,有很多痛得以跟過去的苦保持距離,不會把過去現在的困難與坎坷全部攪在一起,令人動彈不得。

靈性作家Eckhart Tolle曾提出「痛苦之身」(pain-body)的概念,認為這是一個人在過去人生中所累積的情緒傷痛集結體,與心理學中談論的創傷有異曲同工之妙。有些痛苦之身會哭鬧;有些具有破壞性;有些具有肢體或情緒暴力。當痛苦之身被啟動,人對於自己生命的想法和感受就會變得極度負面且自我毀滅,有些痛苦之身還會驅使它們的宿主去自殺。

Eckhart Tolle說,痛苦只能以痛苦為食,無法享用喜悅。一旦痛苦之身掌控了你,你就想要更多痛苦。你會成為受害者或迫害者。你不是想要加諸痛苦在他人身上,就是想要受苦,或兩者皆是──這兩者其實沒有太大差別。當然,當一個人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點,而且會極力聲稱自己並不想要痛苦。但如果仔細觀察,你會發現你的思考和行為都是在讓自己和他人持續受苦。

若要說有什麼辦法來因應痛苦之身的糾纏,大概就是「覺察」、「分化」、「順應」吧?

首先,Eckhart認為痛苦之身厭惡自我覺察的意識之光,就心理學的說法就是去理解到自己現在正在受苦,而這個苦是怎麼來的。接著,將自己跟痛苦之身分離,你不等於負面思考。這樣外化的方式讓人跟問題得以拉出距離,很神奇地,光光是這樣做好像就有一些心裡空間可以抒展開來。最後是不要聞風起舞、與之搏鬥或嘗試壓抑控制它,深呼吸、感受此時此刻,讓它漸漸退去。這點,絕對是最難做的,因為這是所有人都最容易犯的毛病,包括我自己也不例外。因為我們有我們自己習慣的模式,雖然遇到困難就是代表模式不管用了,但我們也只會這樣的方法,好過停在原地什麼都不做來得有力量。但偏偏這樣的做法有可能加深了問題的複雜度,或者衍生出更多的問題。而當問題無法如期待中解決,自我厭惡、罪惡、羞愧感隨之而來,更加腐蝕自尊心。

不要以為這樣寫完看起來很簡單,實際上這些都是一點一滴的修煉,當痛苦之身發作了,那種鋪天蓋地的毀滅、無望、憎恨感、孤立疏離、虛無,真的會殺死一個人。我記得自己人生中有幾次痛苦之身籠罩的時刻,想到還是不禁打了個哆嗦,我猜這就是催狂魔帶來的感覺吧?我自己也是在很多次練習之後,知道我不用留在痛苦之身管轄之中,我有選擇,可以在不小心跌入暗霾之後,慢慢學習到如何輕巧離開(但若下一次再掉進去,我還是不敢保證自己真得出得來)。

 

 

 

人很脆弱,彈指即逝。但人也很強大,有著無窮無盡的創造與可能性。

 

體驗人體工學

郝柏瑋 諮商心理師
郝柏瑋 諮商心理師

作者


其他人也看了

  • 營養師分享何謂正念與冥想
    營養師分享何謂正念與冥想

    冥想是一種古老的正念練習,源於佛教和印度教文化,提高對思想和感覺的意識。正念:以開放的、不做任何評判的狀態,培養專注力 (在自己身上) 以及感受「當下」的知覺,將注意力集中在身體、呼吸和任何思想內容上的認知行為,並觀察自己的認知和情感過程。

  • 探索運動員強大的心理素質
    探索運動員強大的心理素質

    運動員大腦中掌管自覺與情緒的​島葉​(Insula cortex)與前扣帶皮層(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)在呼吸困難時活動量反而下降。這意味著運動員在壓力下,大腦能保持情緒穩定、忽略身體的痛楚,並專注在眼前的目標上

  • 手舉高就痛?你的問題可能不是五十肩--肩盂唇破裂
    手舉高就痛?你的問題可能不是五十肩--肩盂唇破裂

    肩盂唇受傷主要有兩個常見原因。第一是肩膀的過度重複使用,尤其常見在反覆舉手、搬重物、投擲或過肩運動員,另外一個常見原因則是外傷,比如跌倒或滑倒時,手往外伸展時被過度牽拉,受到直接的撞傷等......


體驗人體工學


體驗人體工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