個可買 個可買

「有那麼嚴重嗎?」那些被小事引爆的焦慮成因

設想最糟情況 先準備,不焦慮

「事情有那麼嚴重嗎?」這句話聽起來超機車,完全想揍爆說話的人,告訴那位:「對,就是這麼嚴重!」但冷靜下來後,仔細想想波及到的生活範圍,事件本身的影響性有這麼高嗎?還是,有引發生活中另外一些事情的情緒,使得很多事情的情緒疊在一起,讓自己覺得這件事情好像真的真的很嚴重?

 

舉自己的例子來說,身為敏感爆表的玻璃心一族,總是能夠散播焦慮散播愛:前陣子我換了手機,從三星 S6 換到蘋果 IPhone8+,從Android 換到 IOS,預期中的陣痛期就不多說了。重點是,換新手機後,因為某些技術性的問題讓我兩天內都無法從手機接收訊息,第一天超級崩潰,從中午吃飯就擔心「如果有人私訊我,一直沒回覆很沒禮貌」、「如果是超級重要的事情,沒收到不就錯過了?」、「如果手機一直修不好,就要花兩倍的錢再買一支!」

然後變成以下的內在獨白:「為什麼我當初不買另外一支?」、「我在想什麼?為了一點點方便換來這麼多不開心!」、「每一件事情都是這樣,我都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了!」

 

愧疚、擔心、失落,轉移到生氣的自我責備,種種的情緒源自於停止不了的焦慮,也把事情想得好像很嚴重,甚至擴延到其它不相干事件的負向思考。這時,可以問問自己:「事情最嚴重會怎麼樣?」

第一天晚上我還不爽到半夜不想睡,第二天,起床認真思考後,發現對生活幾乎沒有影響。重要的事情都已聯繫好,真的有事情就會打電話來了,不重要的訊息慢回也沒關係,軟體問題也沒有嚴重到再多買一支。只是平常拿著手機時間太長,它變成一種「習慣」,而我們在「失去習慣」的生活中變得陌生,也就容易坐立難安。

老實說,事後寫這篇文章回想嚴重性時,還真的想不起為何這麼焦慮,但當下還是經歷這種情緒一陣子,而事情真的如同想像中的平穩後,才會安心不少。

 

失去習慣的背後,若用心理諮商的角度深入探討,可再分為下列三個原因:

  1. 事件災難化:

    焦慮時,讓我們沒辦法冷靜思考,只會覺得好像很嚴重。當失去了理性,只剩下情緒在作祟,則容易陷入徬徨的迷霧中。因此你要做的是「去災難化」,也就是上述詢問的方式:「若將事件直接發展到極端,那會發生什麼事?」大多時候,什麼事也不會發生。即便有所影響,也都能找到暫時替代方案。

  2. 勾起過去經驗:

    訊息遺漏可能連結到忘記他人說過的話,導致差點被老闆解聘、伴侶間的紀念日衝突、和朋友間重要的承諾。這部分和潛意識更有關係,像是「創傷經驗的重現」,也會連結到災難化思考。若有必要,可尋找心理師整理這些回憶,撫平當初的驚嚇,將傷口好好的縫合鋪藥。

  3. 心理負擔的累積:

    最近是否壓力不小?生活不順心的時刻較多?手頭上還有大大小小的事件要處理?這些未必會形成「負面情緒」,但它們都是一種「心理負擔」。當負擔過重時,就容易引發負面情緒。一旦發生預料之外的事情,心想「怎麼又多了一件麻煩事要處理!」你會變得煩躁、鬱悶。這時,你需要重新檢視內外在事件的處理順序,刪減不必要的繁雜瑣事,讓生活簡單些。

 

事件永遠不會只是單一事件,因為我們對過去、現在、未來的思考與想像,使得眼前的事件出現個體間差異甚大的觀點。我們需要做的、或說心理諮商中做的,是去釐清這些觀點如何出現、如何影響與如何處理,順一順生活的柔毛,回歸內在的平靜踏實。

 

更多文章,歡迎至臉書專頁:標註自由-莊博安諮商心理師

體驗人體工學

wesley chuang
wesley chuang

作者

莊博安諮商心理師,現為看見心理諮商所諮商心理師、遠距諮詢平台FarHugs諮詢督導、大專院校與培訓機構精神疾患/情感教育講師。新書《為什麼我們總是愛錯?:梳理你的原生家庭,走出鬼打牆的愛情》。歡迎追蹤 Facebook:標註自由-莊博安諮商心理師 。Instagram:wesley.psy


其他人也看了


體驗人體工學


本週最多人看

體驗人體工學